365黄色一级人体写真
您好,歡迎訪問奇米網!

中國芯片爭論:買關鍵技術還是自己重新研發?

分類:新科技 瀏覽數:7 2019-10-04 21:15 網易科技 樂邦 編輯: 米米

據《南華早報》報道,中國關于是否進口或購買戰略技術的爭論由來已久。一直以來,對于芯片技術,中國的資深行業人士們究竟主張直接引進還是自力更生呢?

以下是翻譯內容:

在美國和新加坡工作17年后,謝志峰于2000年回到了家鄉上海,加入了后來成為中國最大半導體制造商的創始團隊。

在采訪中,謝志峰談到中芯國際總部所在的上海浦東區時表示,“2000年的時候,浦東大部分還是農田,整個張江高科技園區還是一個村莊。時至今日,長三角供應鏈已基本完整,只比全球領先水平落后5至10年。”

盡管中國在技術發展上取得了驚人的進展,但業內資深人士擔心,如果中國繼續走進口外國技術而不是發展自己的技術的老路,與領先國家的芯片技術差距可能永遠都無法消除,這意味著中國將不得不依賴于可能成為未來敵人的朋友。從外國引進技術而非自主研發的心態一開始體現在彩電裝配線上,然后是汽車和集成電路,但據謝志峰稱,外國賣給中國的技術往往是過時的,有的甚至已經被淘汰了。他曾供職于英特爾和新加坡特許半導體公司,后來回國加入中芯國際,2011年離職時是該公司的副總裁。

2012年,北京的中芯國際工廠,中國員工穿著防塵服工作。

考慮到中國在技術和制造業專業知識方面的落后程度,中國在進口高科技上并沒有多少選擇的余地,這一事實加劇了人們的絕望。

“中國有句俗語叫‘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但當初我們不僅缺少大米,我們甚至沒有爐子、平底鍋和其他的炊具。”謝志峰說道。

當下,為了減緩中國的崛起,特朗普政府意圖阻止中國獲得從軟件到半導體再到核心技術的一切技術資源。

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正在脫鉤的跡象,正給全球供應鏈帶來沖擊波,同時也暴露出中國的重要經濟支柱對美國技術的依賴。

在美國將華為列入貿易黑名單阻止英特爾、高通等美國公司向其銷售芯片之后,這種威脅在半導體領域表現得最為明顯。

這些復雜的微型設備對日常消費電子產品、通信和計算產品的功能運轉至關重要,對航空航天、金融服務、醫療保健和零售等一系列領域日益復雜的設備也至關重要。然而,半導體行業是資本密集型的,目前基于復雜的全球供應鏈。

中國已加倍努力,將更多的資金和國家支持引入到該行業,希望縮小這一差距。這重新引發了一場至少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就一直存在的討論——自己制造芯片技術好,還是直接購買芯片技術。

透過《南華早報》對芯片行業高管和資深研究人員的采訪,可以看出一個共同的主題:中國必須要權衡好行業所需的巨額投資和此類支出可能產生的回報(也可能不會產生)。

他們指出,先進技術發展迅速,需要大量的重復投資,但它們無法保證帶來回報。

他們說,技術不是一個僅僅通過砸錢就能解決的問題,盡管砸錢能有所幫助。在這個行業,很多時候,看似開放的高速公路會很快變窄,變成死胡同。

支持“直接購買技術”的人包括華大半導體公司的行業資深人士郝立超(Hao Lichao,音譯)。他指出,從專業生產設備到設計軟件,再到先進材料,在制造過程的所有方面都試圖自力更生是徒勞的。

郝立超直言不諱道,“這是不可能的……除非我們同意向微米時代倒退一大步。”(1納米比1微米小兩個數量級。蘋果iPhone XS所使用的芯片采用目前最先進的7納米制造工藝。

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則持相反態度,他是最熱心的技術自給自足支持者之一。上世紀90年代,他與聯想的另一核心人物柳傳志產生了嚴重的分歧,總工程師倪光南主張走技術路線,選擇芯片為主攻方向;而總裁柳傳志主張發揮中國制造的成本優勢,加大自主品牌產品的打造。

“我在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工作時,我們的任務之一是研究大型主機,但這些設備要么被禁止出口到中國,要么他們只會向你出售與你的水平相匹配的產品。”倪光南上個月表示。

“那時我們才第一次意識到,在關鍵技術的自主性方面,我們只能依靠自己的努力。”

技術上沒有捷徑可走,他的前雇主聯想和華為的不同命運便證明了這一點。

2018年12月,倪光南在北京的一次主題演講中,用“龜兔賽跑”的故事來對比這兩家公司。他指出,華為數十年的研發投資取得了回報,其估值接近聯想的50倍。

在去年9月的一次采訪中,柳傳志講述了當時聯想不愿涉足芯片開發的情況。

他指出,“要開始產生回報,公司可能需要進行多年的投資,而且你很容易會做出錯誤的決定。對于一家利潤只有10億元人民幣(約合1.4億美元)的公司來說,我們缺乏持續投資的能力,無法在芯片開發上豪砸20億美元。”

倪光南在接受采訪時坦言,“沒有必要重新發明輪子”,也沒有必要別人的做法,除非某項特定技術只有一兩個供應商,很容易被壟斷,且被用來針對中國。他說,在這些情況下,中國必須評估風險,決定是否斥資進行自行研發。

倪光南說道,即使是在國內產業,中國也應該確保有多個供應商,這樣中國就不會與任何一家特定公司的命運捆綁在一起。

“我們必須要從被扼住喉嚨的經歷中吸取教訓,”戴著華為智能手表的倪光南表示,“不應該妄想對方會放手。我們必須立即采取行動,填補核心技術領域的空白。”

今年5月,華為的一組芯片組在其總部亮相。

當被問及在實現技術自力更生上中國有哪些環節比較薄弱時,倪光南指出了操作系統和電子設計自動化等領域。

然而,在半導體行業擁有多個供應商本身也存在矛盾。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所需的巨額投資和高技術專業知識將會淘汰實力較弱的供應商。

點擊分享到:

版權與免責聲明:

凡未注明"稿件來源"的內容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聯系我們,同時對于用戶評論等信息,本網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本文地址:http://www.uqzff.tw/news/2019/10/04/36910333.html

轉載本站原創文章請注明來源:奇米網

365黄色一级人体写真 鼎盛国际博彩合法吗 江西快三遗漏彩乐乐 微乐长春麻将app 天津快乐十分下载app 北京pk10稳赚打法 排列五技巧口诀 云南十一选5结果手机版 北京pk赛车七码一期计划 即时球探比分网 093彩票最新版 秒赚可以打字赚钱吗 七星彩前四位投注技巧 北京十一选五的规则 皇冠比分即时培率 手机炒股软件哪个好 手机上卖金币赚钱的游戏